11/15我們在山區的博屋瑪小學

November 22, 2017

當巴度.瓦旦老師開始吟唱,在場所有人突然地全神貫注,小編雖然一個字都聽不懂,但也深深感受「我們要知道自己是誰」傳承的重要性。

問問這些泰雅族的小朋友,他們會背唐詩、三字經,但能懂泰雅的文言文嗎?小朋友搖搖頭。

在地的傳統藝術代表這我們的根,祖先生活過的痕跡,這次講座後小朋友們變得不一樣了,因為他們此刻更了解自己。


泰雅史詩無比「美麗」,在古老的傳說裡,祖先從現在的仁愛鄉出發,翻山越嶺到達宜蘭南澳時,他們用三個音階唱著「來到雲豹的尾端」,代表「來到山的盡頭」。
每一段吟唱,細數祖先走過、停留的遷移路程,「我們有歷史,誰說我們沒自己的歷史?!」達少.瓦旦老師這麼說。
國寶藝師林明福傳習給藝生的是這麼重要的文化;而今,他的藝生們一起帶著使命來到部落。

在講座的下半段,孩子們開始學唱,老師們紛紛做筆記,因為,博屋瑪國小會再慢慢教下去。

 

 

 

 

Share on Facebook
Share on Twitter
Please reload